✨你好我是卡森✨

【双泉】I see you


我我我我可能要成混乱邪恶派了,我在学校宿舍枯燥无味的夜生活被安利迷上了水仙
原本想要认真地写关于天文学的内容(这种虚幻与科幻的感觉结合好戳我)但还是水了,变成了摸鱼文,还认认真真地看了一下午的纪录片。
「设定有点雷,慎点」

▼28岁的泉↹18岁的泉△
      【三角形为视角】

△1
已经许久没有下过一场雨。
尽管天气预报还是照常地播放着今天即将有雷雨的消息,雨伞也是一直都在手提包里好好地准备着,但结果总是令人失望得不行。梅雨季过后,他们没有过一次面。
他抬手看了看表,19:00,不经意地暼到无数高楼层层掩护下的灰色天幕就轻叹一口气。

再过几年,你会找到一个爱你的人,他可以每天都帮你把蔬菜切好放在沙拉碗里,或者盯紧你每天吃一个苹果也好。
无论是晴天还是雨天。

听见列车报站之后,他一边有礼貌地道着歉一边挤过厚厚的人群走向列车门前——自从前几年地外生存站发生事故之后,即使年居住价格一跌再跌,也是挽回不了住客大量减少的惨状,反而是申请回地球的人越来越多,让原本就因为太空移民而大赚一笔的太空船制造业又再捞了一把。反而把地球上的高速列车与公共交通给压垮了。

他在心里面暗暗地骂着愚昧的人群——大量涌入的人口无疑只会让地球更糟糕,这让原本前几年才勉强重建的基础设施与居住房屋更加不堪重负,他们的建筑者可没想到这些当年拿着移民证在办公厅门口尖叫击掌的人会回来在住房分配局里因为分配号码的问题与地球人争执不休。

「这个世界撑不了多久了。」
他不止一次苦笑着对那个人说。

▼2
他一直沿着屋檐下走,因为没有带雨伞的缘故。尽管如今不少衣服都已经自有防水系统,但他还是坚持穿着最普通的棉质衬衫,尽管在不少人眼里看来,这固执而又守旧。
无数充满现代感的光管装饰被倒映在淋湿的地面上,倒映着那挤满了高楼与漂浮建筑的苍穹,恍恍惚惚就如同连接另外一个世界的入口。
他行走得过于匆忙,就如同家里来了客人,主人却迟到一般地担忧。

随着钥匙插入钥匙孔里的声音响起,他试想着黑暗之中的恋人会睫毛轻颤,然后掀开被子坐起身等待着他的进门。

结果并没有,他走入几近黑暗的房间之中,自己上个月精心打造的土星的发光模型却被点亮而小心翼翼地置于木茶几上。

“泉……醒醒”
虽然直至今天,他开口念这个名字的时候还会有难以启齿之感,但是他必须得装,装得镇定,打扮得毫不在意。他扯了扯沙发上盖着的棉毯子,又推了推那张熟悉不过的脸。

“唔……你回来了。”此刻才慢慢睁开眼睛的人儿打着哈欠勉强撑起身来,尽管他们都不喜欢深夜被人打搅了自己的睡眠,但是却从未想到有一天把自己从熟睡里面拉醒的是自己吧?
“你要是困你就回家睡哦?我才不要留你在这里过夜,邋里邋遢的。”虽然是这么说着,但还是好好地把棉毯子收了起来放到沙发边。“啊~超级烦的,如果不是因为你每次都那么晚回来我也不用担心自己会挂黑眼圈了啊?!”
一边揉着眼睛一边还睡意颇重地赖进对方怀里,他没好气地拍了拍那个脑袋然后站起身来。

“你大概又有一个星期没有好好地洗澡了吧。快点,别脏兮兮地还贴在我身上!我可是要杀了你。”

△3
温水流过身体,他暗暗在心里面感叹这种感觉要得多昂贵,如今水资源紧缺的情况下,一般人都是两三个星期才洗一次热水澡,平时都靠那种身体清洁机器来保持卫生——尽管科学家们都再三强调这种机器比用水来洗澡的清洁效果好上不知道多少倍,但你坐进一个机器里十分钟又走出来总没有什么浑身轻松,干净舒爽的感觉。
“别磨磨蹭蹭的,二十一岁的我可没你现在这么糟糕。”
“你当初有多糟糕现在让你好好看看还不行吗?”说完这话的时候他自己也忍俊不禁,侧目去看那个人的脸,尽管在黑暗之中,他仍敏锐地捕捉到那轻轻勾了勾嘴角的动作。
花洒被关上,然后是老式洗发水被从瓶里挤出来的声音,他不止一次讶异于自己已经是在小学的时候听到这种怀念的声音了,自从洗澡的成本比机器的高处不知好几倍之后,连着沐浴露啊浴球啊一类的东西早就一起随着时代变革被淘汰掉了。
“你说,你要去干什么来着?”
“去土星观测器的建造工程,你真的是好笨啊,又不认真听别人说话。”
“还不是因为你一直唠唠叨叨,说来说去的,我根本就没有听懂你想要表达什么!反而要把这种责任推到我身上,真是超~烦人!”
听一模一样的声音重叠在一起的感觉总是很奇怪的,他到了今天总算是理解了什么叫做用你对待我的方式去对待你,你反而就生气了的感觉。他有点无奈地鼓了鼓脸。
“为什么这么老式的工程你还要去啊?你不是大科学家了吗?”“你以为太阳系的东西你懂得很多了?小鬼。”手指狠狠地在头发里面搓揉了几下,马上就招来了怀里面的人报复性的踩了他一脚。
但是不得不说他给自己洗头发的感觉是真的很舒服,他似乎对方面刻意研究过一般,清洗过之后总是有清清爽爽的感觉,虽然说大团大团的泡沫落在身上滑下来的感觉有点……痒痒的。
“你自己也稍微拿点沐浴露好好给自己洗干净吧?又要抱怨洗澡贵又不肯好好洗。”
“是你要挤进浴室里面而已!真是受不了”一边嘴硬地反驳着一边接过对方扔给他的沐浴露。挤到手里面还有点心虚地抬头望了望那个人一眼。
“乖乖地给我好好洗,不然哥哥可不可以跟你一张床哦?”揉了揉那个还满是泡沫的脑袋,又再次露出了那个让自己感觉很不好受的笑容,等等,好像自己也是这样子对以前的恋人笑过的吧……?
明明我也是在学校里面称得上干净整洁的吧,被这样讽刺真的是……
啊啊,十年之后的我自己真是讨厌。

▼4
“想要去就尽管去吧,你的小心思我还不知道吗?”
心想着也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了,看着自己身下的人还略显紧张地紧紧攥住被单,他咬了咬嘴唇,俯身去亲吻那同样天蓝色的眼睛。
“嗯~……”
酥麻感涌上背脊,恋人闭着眼睛张开口低低地呻吟了一声便迎来高潮,再无力地蜷入自己的怀里。

说实话,原来当初的我那么需要被爱吗,他不明白。
最初的相遇,是在大雨倾盘的夏季,他远远的就看见自己,那个十八岁的自己,头发无力地遮住浅蓝色的眼睛,只能看见眼泪从脸颊旁划过。
暗恋未果,好友的离去,欺骗,名利……这些他至今都觉得被压得喘不过气,他不记得当初的自己第一次触碰到这些强酸一般的肮脏有多痛,痛到尖叫而又像落入宇宙之中,无声无息,毫无回应。
不管再来多少次他都想要把这个当初的自己紧紧地搂在怀里,想要守护着他,想要让他像所有的普通孩子一样露出干干净净的笑容——那种发自内心的快乐的笑容,而非现在躲避着友情,爱情……如同怪物一般的,肮脏的自己。
尽管如今他们还是习惯在黑暗之中相见,只有看不见彼此的脸才能够把酝酿在心里面的爱意埋藏得更深,然后,装作一切都不存在的样子,继续生活。每一次在天气即将放晴拒绝那个孩子的时候他总是一声不响地转身离去,自己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但是自己永远都会在还残留过他的气味的被子里落下眼泪,然后期待着下一个雨天的到来——或许他也会这么想吧,他,他曾为我。

“对了……那个为什么飞行器在飞掠要进行任务的星球的时候要减速呢?”
……
“泉……?”
听见你能够这么坦然地称呼我真是太好了。
轻轻捧起那张脸吻过脸颊,看着他睁大眼睛露出受宠若惊的表情有点呆呆地望着自己。

想要进入我的轨道,首先你要把自己放慢些,再放慢些,慢到时间从你旁边走过,你还似乎留在原地的样子。

那一刻,望着我,不要错过我。

△5
下雨了。
他把手放进书包里才惊觉今天竟把伞放在了教室,啊啊,为什么永远都要在他的面前露出笨笨的样子,自己明明也是好好的规划着自己的生活的啊?!来自F城的高速列车站大概就在前面,也用不了多少米的样子。
人行道红灯亮起,他有点烦恼地抓了抓头发,一边踮起脚,往对面张望着一个酷似自己的身影。突然,他眼里面闪动了异样的光。

对面那个站在透明伞下的人还是调了调眉毛,露出了不屑的笑脸。等到路灯焦灼地亮起,他恨不得冲过斑马线躲在了那个人的伞下——不行,那样不就显得自己更没形象了吗,必须淡定地走过去好吗?淡定的,要有点大人的样子。

“真是笨啊,明知道下雨还要淋着过来。”
轻按了一下按钮,伞转为不透明的深蓝色,他转过头然后愣了一下,是极少甚至没有在这种明亮的环境下两个人面面相见,相似近乎相同的浅蓝色的眼睛,灰色的头发以至于肤色都仿佛是镜中的倒映一般。

第一次,能够如此直面我自己。

“接受不了就从我的伞下出去吧。”
虽然是这么说还是笑着,彼此紧贴双唇。可以正面自己的感情,亲口说出我喜欢你。

你不是巧合,你是百万分之一的机遇。

—END—

评论(4)
热度(22)

© Crims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