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是卡森✨

【レオ泉】五月五日

▲是假车,祝Leo小天使生日快乐!
▲第一次想写六十分 @レオ泉レオ深夜60分 ,虽然我已经超时了(xxxx)

正文
——
门在被掀开那一刻,扑鼻是酒精的味道,他愣住了。
“Sena……?”
——
五一假刚刚结束不久,尽管它忙得完全称不上是一个假期,而假期结束之后更加是不分昼夜,除了南方湿热的回南天让月永雷欧天天与白蚁作对,第二个就是被各种各样工作邮件堵得满满当当的email——手指每天都在电子琴按键与回车键之间飞快地运转着。
【生日快乐】
小小的emoji表情飘落下来,他盯着那个电子荧屏在电脑椅上顶着下巴嘟着嘴思考了老半天才想起是自己的生日,然后从手边的便携冰箱抽出一罐冰可乐,咬着吸管,揭开易拉罐伴随着“嗤”地一声,低下头舔舔那些满溢出来的棕黄色泡泡便算是庆祝完毕了。
工作该是还是要做的,什么时候也会安于这种被繁重所束缚的感觉了,那自己还真是算是像个成年人的样子了吧,他考虑着要不要再丰富一条音轨。
不过他站起来了,因为门口出现了轻微的咚咚声。
谁会这么晚过来啊。
他打了个哈欠,站起身来。

——
可乐的凉意还在口腔里冲击着神经,但是他仍然能感觉颈间滑落的大滴大滴的汗珠。
还有自己的呼吸,大声得就像拉风箱一样。
这样真的好吗。他眯起眼睛打量着红着脸在身下喘气的人,而且带着笑容,口齿不清地念叨着:
生日快乐哦,「王」~
他抑制不住地攥起那个人抚摸自己面庞的手,闭起眼睛去亲吻那柔软的指节。
——
如果生日是这样的惊喜的话,真是超级超级出乎意料意料啊。
以前自己生日的时候是怎么样的。明明口上说着「王」也太过于铺张浪费了吧,但是还是紧张的预订着各种各样的装饰纸与足足三层的水果蛋糕——并且会铺满很甜很甜黄桃的那一种。到最后直到朱樱司问起「knights」这个月的经费真的足够吗,才会说着这样还不够完美那边还不够装饰地罢休。
等到真正生日的那一天到来,等到成堆成堆地礼物开始堆满「knights」的活动室,就会怎么样都找不到濑名了,他或许会在角落里放彩纸炮,也或许会在饭堂里面去拿着手机拼命吐槽糕点师,等着蛋糕与点心送过来。
等到一切的繁华散尽的时候,他就会突然出现在一个昏暗的角落,或者是与那些残羹烂饭在一起。
“Sena,你在干什么。”
似乎是受到惊吓一般把竹签上 插着的黄桃塞进嘴里面,一边迅速地站起身一边含糊地回应着自己。
“那你们都走了,我总该收拾一下残局吧,这种东西都要问的吗?真是很烦哦。”
一边说着一边心不在焉地把周围的蛋糕盘子收在一起,即使那漂亮的指尖上沾满了奶油也完全不在意。月永雷欧顺势在一张红色的塑料椅上坐下,用手指在那剩下的一小块蛋糕上挖了一大块奶油。
“唔?Sena有吃蛋糕吗?”
把手指放进嘴里面,侧了侧脸去看那偏开了脸的濑名泉的反应。
“吃了,为了「王」的话还是勉强把这种高碳水化合物的东西塞进嘴巴里面了。你要用一辈子好好感谢我哦?”似乎是脸蛋有点红了,濑名泉加快了步子走去较远的一张桌子去收拾桌布,月永雷欧就一边跟上去一边自顾自地说开了
“我刚刚和鸣上回去整理了一下礼物呢~朔间是送了一个史努比的抱枕,小司的话是两盒明治的巧克力,然后鸣上送了我一间很帅气的外星人图案的T恤衫,哼哼~……濑名是送了我什么来着?”
“我还没有送「王」礼物,明明是每天都在准备,最后还是自己忘掉了。抱歉。”
他快步走过去把那个垂下了头的人紧紧抱在怀里。
“Sena的话,不许向我道歉。”他在濑名泉的颈间蹭了蹭,挑起一个调皮的笑容。
“那就把Sena自己送给我吧,那我一直到变成老爷爷都不会再向Sena讨要礼物的哦★呜啾~”
——
结果当然还是被拒绝了啊。
明明是这样才是濑名,如此安慰自己了好几天,到了后来也完全没有当一回事了,还是向以前一样相处着。
即使是毕业之后,每年还是会收到濑名在生日寄来的信件,大概都是自己亲手织的围巾毛衣什么的——但是冬天明明还太远啦!
【这一次在角落缝上了「王」的名字,下一次就不要再把衣服落在摄影棚里面了!】
明明还是跟以往一样,为什么心里面还是酸溜溜的。
——
—▲—
——
他开始俯下身去亲吻着那温暖的身躯,嘴唇落下的地方肌肤都如花一般绽放,濑名泉也在月永雷欧的颈间落下粉色玫瑰一般的吻痕,一个接一个解开的扣子像温度计一样记录着他们感情的升温,他侧脸轻咬着濑名泉胸前浅粉色的樱桃。
“好痒……”
最后一个扣子被解开,凌乱不堪的衣服被随便地拉扯到手臂上的任意位置,雪白的肩头毫无防备地暴露出来,月永雷欧急于在一切地方留下属于他的痕迹,他的小虎牙留在皮肤上还是有刺痛感的,不过他显然直接忽略了濑名泉轻轻的呜声。
“我还在想。今年Sena会送我白色的毛衣还是红色的毛衣呢?”
情欲显然已经泛滥成灾了。
手过于狡猾地划着光裸露的小腹,不平地滑入那人鱼线,指缝轻轻地夹入那灸热。
“……「王」?!”
“叫我雷欧君。”气息过于紊乱地缘故吗,就像是低吼出来一般的声音。
“叫我雷欧君啊,就像以前一样,用那种语气叫我。”遮盖腿间的布料被一层一层地褪去,直到被沾染上粉红色的肌肤与白色的被单轻柔地贴在一起。
黄桃成熟了,变得柔软而诱人的,铺满在纯白的奶油上,是含入嘴里面就会化成甜甜的汁液。
他们亲吻,把嘴唇紧紧地扣在一起,甚至吝啬于换气的时间,到最后压缩成零点几秒。
“雷欧君……”濑名泉已经完完全全被压入被单之中,求饶一般的颤抖的声线“雷欧君,我喜欢你,自从那一天之后……”
什么嘛,没有醉啊?
不过现在不是讲故事的时间。
他抬起濑名泉的大腿,把自己的体温夹入濑名泉大腿根部的温热之中。
“今年的生日礼物惊喜就是Sena的话,我会好好珍惜并且疼爱的哦★”
——
“本来只是让濑名前辈去大冒险的吧?怎么现在还没有回来啊……电话也没有人接”
“谁知道呢,国王大人也没到,小濑也没回来那就只好我们仨再开一局了吧,而且说一句生日快乐算什么大冒险啊……还是喝酒比较有趣……我发牌了?”

—END—
末班车!Leo歪打正着就抱得美人归!的惊喜!「跑题了跑题了!」
文科班的只被灌输今天MKS先生两百周年,现在还在赶历史决赛稿的我,绝望至极。
有机会就把这部车补全吧?

评论(5)
热度(21)

© Crimson | Powered by LOFTER